2014货币政策展望

进入 2014 年,随着量化宽松政策(QE)逐步退出,市场风险可能正在形成。本专题为您带来2014 年货币政策展望。

  • 2014年货币政策介绍

    2014年货币政策介绍

    过去一年货币政策预期对汇市的影响可以说大于风险情绪,投资者先是预期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然后又开始预期货币政策的收紧。进入 2014 年,随着量化宽松政策(QE)逐步退出,市场风险可能正在形成。以下是2014 年的各种货币对的一些交易策略推荐。

    货币政策前景分化,做多美元/瑞郎及澳元/纽元;继续做空日元;欧纽上行空间广阔,澳纽接近周期底部;美元/新加坡元:正在接近明斯基时刻;欧美央行鸽鹰分化,做空欧元/美元;做多英镑/日元,英镑/加元;欧元/英镑,澳元/纽元:2014 下跌趋势仍将延续;欧元澳元以及英镑纽元:另一轮资本大转移

  • 做多美元/瑞郎及澳元/纽元

    要点:

    美元/瑞郎与欧元/美元的高度相关性提供交易机会

    澳储行与纽储行的货币政策严重分化

    澳元/纽元可能接近历史性底部

    瑞郎与欧元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非常密切的关系。欧元区是瑞士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最主要的国际金融交易对象,这意味着无论欧元区发生什么好的或坏的事情,瑞士总是会做出更加剧烈的反应。仅从货币角度来说,这意味着瑞郎与欧元相对于同一交易对象的波动总是高度相关,例如,美元/瑞郎与欧元/美元的日图 20 天相关性大多数时间都稳定在-0.90 附近,也就是说美元/瑞郎总是与欧元/美元朝着相反的方向波动、而且波动幅度大体一致。

    瑞郎与欧元之间的这种高度相关性、货币政策前景以及瑞士央行对欧元/瑞郎 1.20 下限的坚定承诺,都大大提高了建立美元/瑞郎多头头寸的吸引力及可能性。展望 2014 年,如果瑞郎进一步升值,相关溢出效应将不可避免地拉低欧元/瑞郎,甚至引发瑞士央行的干预行动。另一方面,欧央行后期仍将致力于推出更多的刺激政策,而美联储将忙于如何削减QE 规模,欧元/美元将面临重要的下行压力,也就是说美元/瑞郎将面临重要的上行风险。

    以上两方面将共同对构成美元/瑞郎的上行支持。我计划 2014 年逢低做多美元/瑞郎,止损设于 0.8500 下方,初步目标指向平价位 1.0000 整数关。

    无论是从基本面来看还是从技术面来看,澳元/纽元都正在接近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该货币对自由浮动近 30 年了,价格主要局限在 1.0500-1.3650 区间;与同期的其它货币对相比,澳元/纽元波幅较小但规律性强,这是我们预期汇价在 2014 年初接近底部的原因之一。

    在过去 5 年里,全球大部分央行都被迫进入减息周期,但一些央行目前已经率先开始了加息周期。澳储行在 2013 年进一步减息,继续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纽储行却明确表示需要加息,纽储行行长惠勒曾表示:至 2016 年第一季度为止可能需要加息 225 个基点!双方的对比的明显的,但都看起来都有点极端。事实上,澳储行几乎已经没有减息空间了,2014 年甚至有可能发出加息预警。与此同时,纽储行不可能在通胀仍然较低的情况下进一步提升市场的加息预期。综上所述,澳元/纽元目前在基本面、技术面都处在极端情形,我倾向于通过周图或月图而建立多头头寸,将止损设于 1.0500 下方。

  • 继续做空日元

    要点:

    日央行将推动日元进一步贬值

    日本经济增长仍陷入停滞

    美国和英国政策正在发生改变

    日元无疑是 2013 年最佳的交易货币之一,作者有幸很早就关注了该货币。那么为什么2014 年应该继续做空日元呢?理由很简单:货币战争。

    日本政府和日央行继续推出日元贬值政策的意图不仅非常明显,且他们仍拥有大量的“弹药”来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

    日本经济增长依然不温不火,而国内通胀依然受控。公共债务也可能是令日央行和日本政府控制进一步宽松按钮的主要因素。大规模的公债债务意味着日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将很难维持。政治家们仍将迫使日央行继续购买日本国债。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应如何布局呢?我倾向做多美元、英镑兑日元。理由很简单:2014 年美联储将需要开始削减所谓的资产购买(QE)规模。英央行退出宽松政策同样也将为英镑提供支持。

    由于新西兰联储此前明确表示将在未来两年内上调利率,纽元表现料将强于日元。不过,下跌的商品价格将限制纽元的长期吸引力。我们将需要根据商品市场的转向来交易纽元/日元。

    做空日元是 2013 年最好的交易机会之一,我相信这将继续成为 2014 年专业交易机构的交易对象

  • 欧纽上行空间广阔,澳纽接近周期底部

    若笔者告诉你在 2014 年必胜的交易机会,这与告诉你彩票中奖号码一样不可信,然而笔者仍将与大家分享可能盈利的交易策略。

    欧元/纽元 (EUR/NZD):

    欧元/纽元在 2014 年可能追随欧元/澳元的上行步伐,自 2012 年 2 月至今汇价正在形成潜在的头肩底,该形态比欧元/澳元之前的头肩底持续时间更长,因此若反转形态得以确立则欧元/纽元的上行空间也将更加广阔。上破 1.7274 将确认形成头肩底,有效上破颈线可能上行测试中期目标 1.9583,同时也是 2011 年高点(1.9564)。

    从艾略特波浪理论来看,2011 年以来汇价下行构成下降楔形,与此同时汇价在形态内部形成 5 浪。楔形通常是反转形态,汇价在 2012 年 12 月上破楔形通道上轨确认了中期趋势的反转,上方目标依旧是形态初始位置 1.9564。

    澳元/纽元(AUD/NZD):

    澳元/纽元下跌接近 1979 年以来长期底部,1.05-1.07 是强支持区间。如上图所示汇价长期底部(月收盘价)几乎每隔 105 个月(或 8.75 年)出现一次,数次底部分别出现在 1979年 4 月,1988 年 1 月,1995 年和 2002 年,最近的一次底部出现在 2005 年,按照上述规则测算,新的长期性底部可能形成于 2014 年 4 月。当前阶段汇价虽并未形成底部,然而若汇价在 2014 年明显筑底,则可能是趋势反转的标志。

    美元/加元(USD/CAD)和美元/挪威克朗(USD/NOK):

    美元/加元和美元/挪威克朗有望上破重要阻力并开启新的上行趋势,中期目标位分别是1.1680 和 6.91145,对于美元/挪威克朗,投资者还需关注 2010 年高点 6.7273 阻力位。许多投资者可能将原油价格视为影响加元和挪威克朗的重要因素,笔者并不在乎类似的基本面分析,并只将焦点放在汇价身上。在 2013 年 8 月,WTI 油价一度上破 2012 年高点,然而在随后 3 个月下跌近 20%,短期内油价在 2012 年上行趋势线获得支持并反弹修正,上方阻力关注 102-104。若下破 2012 年上行趋势线则打开中期下行空间,并指向 2012 年 11 月低点 84 和 2011 年 10 月低点 77。

  • 欧美央行鸽鹰分化,做空欧元/美元

    自从 2013 年 9 月以来,市场对于美联储缩减 QE 时间表的猜测就从未停止过。这个因素将在 2014 年继续对市场波动性产生影响。不过,整体而言,预期美联储将在 2014 年某个时点继续缩减 QE 规模是比较靠谱的。换言之,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将较向鹰派倾斜。

    这与欧央行的情况可谓南辕北辙。在 11 月份欧元区 CPI 同比仅录得 0.7%增长的时候,欧央行以下调基准利率 25 个基点作为应对。虽然降息在一开始对欧元造成打压,不过欧元随后快速反弹收复失地。这也难怪:当欧元区的市场借贷利率全年平均水平位于 0.08%左右时,将基准利率从 0.5%下调至 0.25%很难造成太大影响。

    在欧央行 11 月份降息后,市场对于欧元区的通胀预期持续下落。对于经济学家的调查也支持这一现象。根据彭博调查,在去年 11 月份欧央行意外降息后,经济学家对于通胀的预期从 1.5%下降至 1.3%。此外,11 月份欧元区 PMI 数据显示,该地区工业产出价格连续第 20 个月出现下降。目前看来,似乎通胀放缓已经根植于实体经济之中。

    综上,这意味着欧央行很可能在 2014 年延续其宽松政策。诸如负利率政策,另一轮LTROS 或者直接贷款计划等这类非常规措施仍是欧央行的候选政策。不管欧央行采用何种形式,笔者的结论都是一样的:在美联储寻机缩减 QE 规模的同时,欧央行却越发鸽派。这令笔者倾向于看空欧元/美元。笔者将寻机做空欧元/美元,汇价近来正测试长期下降趋势线阻力(自从 2008 年 4 月以来),如果反弹破败,笔者将进场做空,首个目标位于1.3148(28.6%斐波扩展位)。

  • 做多英镑/日元,英镑/加元

    步入 2014 年,全球金融市场最核心的主题仍将是世界几大央行之间的货币政策前景差异。在 2013 年年初时,出于对技术面以及英国经济强劲复苏的考虑,我选择做多英镑/日元作为我 13 年的年度交易。虽然英镑在年初时兑美元有所回落,不过相较日元而言,英镑表现仍让强劲。英镑/日元去年上涨幅度超过 15.5%。展望 2014 年,做为鸽派倾向最低的央行之一,英央行有可能在新的一年收缩宽松政策,乃至加息。

    而在英央行寻机终止宽松周期的同时,日央行仍将遵守在 2015 财年达成 2%通胀目标的承诺。因此,笔者今年的观点与去年改动不大。笔者仍将继续寻机做多英镑/日元。

    去年汇价突破了维持几年的一个震荡区间。然而,虽然整体笔者看涨英镑/日元,但是,在连续上涨以及面临关键阻力位两方面因素下,汇价的上涨当前显得有点脆弱。笔者将继续等待逢低买入的机会,汇价之后的上涨阻力分别位于 184—188.27,199.80 以及 208.20。而如果出现大幅回调,交易者可关注 161 附近的支撑水平。只有汇价下落 147.50—148.50 支撑时,笔者长期看涨汇价的观点才会发生转变。

    另一方面,从基本面的角度出发,笔者也看涨英镑/澳元。目前汇价距离 1.7895—1.8167 关键阻力仅一步之遥。与英镑/日元类似,英镑/澳元也在去年上破一个数年的调整区间,并在之后继续上破关键斐波阻力位 1.6882/93。笔者将维持对于汇价的看涨观点,只有当汇价下破 1.6250—1.6450 支撑区间时,笔者的看涨观点才会发生变化。笔者对汇价持逢低买入观点。汇价如果上破 1.8167,下一步的目标将指向 1.9198—1.9535,之后是 2.00—2.0228 附近。

  • 欧元/英镑,澳元/纽元:下跌趋势延续

    与 2013 年初时的展望一样,在央行政策前景差异的带动下,笔者认为欧元/英镑以及澳元/纽元的下跌趋势仍然将持续。

    目前来看,英央行与纽储行是最有可能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央行,然而与此同时,欧央行以及澳储行除了进一步宽松外似乎没有太多其他选项。

    虽然欧元/英镑的下跌缓慢而又曲折,不过长期趋势仍然明显向下。而且,在英央行行长卡尼逐步寻求退出宽松周期的大环境下,汇价或将经历急跌。而与此同时,欧央行在未来数月还有可能推出更多的非常规宽松政策。因此,笔者在 2014 年仍看跌该汇率表现。

    相较起来,澳元/纽元应该会在 2014 年提供更多的做空机会。由于汇价已经跌落了自从 05年低点(1.0428)至 11 年高点(1.3794)的 78.6%斐波回档1.1140—50,汇价 2008 年的低点 1.0616 将是下一个关键支撑位。不过,在纽储行对货币政策越发鹰派的局势下,中期内汇价很可能将刷新低点。

  • 欧元澳元以及英镑纽元:另一轮资本大转移

    2013 年伊始,有些市场人士就预测 2013 年美国经济将再度重拾增长,与此同时投资者将把资金从已经明显超买的美国国债转向当时更为便宜的美国股市。而 13 年,另一个资本的大转移则是资本重新回到欧洲。

    资本回流欧洲主要有两方面因素。一是欧洲地区经济增长开始逐渐恢复。英国目前是经济增长最迅速的西方国家。而且欧元区边缘国家虽然仍然忍受着高税率,低政府支出以及高企的失业率这些重负,不过从今年的数据来看,欧元区的衰退已经开始减弱。在未来几年,复兴的欧洲将持续吸引海外投资。

    而是,笔者认为各国流动性“盛宴”接近尾声将促使交易者将资金转移至经济更稳定增长的地区。在美联储缩减 QE 的同时,市场对于新兴国家经济体的担忧也逐渐提高,投资者已经开始将资金从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抽出。在这种局势下,欧元/澳元以及英镑/纽元或许将会有良好表现。

    欧元/澳元——欧元/澳元目前仍处于 2013 年 3 月以来的上行通道中。连接 13 年 3 月低点,8 月高点,以及 11 月低点得出的 100%斐波延伸位为 1.6889。值得一提的是,周图走势上短期均线上穿长期均线。如果汇价能在 14 年一季度持稳于 1.5000/20 上方,14 年的看多意味将更浓重。

    英镑/纽元——英镑/纽元正在开始尝试扭转持续数年的下跌趋势。汇价 13 年上破了连续两年以来的下降趋势线阻力,自从 5 月份开始就在 1.8860 以及 2.0060 之间震荡。技术面上,由于汇价下破了下降阻力线,且目前有形成头肩底的可能(头部:1.7700,颈线:2.0060),笔者倾向看涨汇价表现。未来 12—18 个月的目标价位最高看到 2.2300—2.2500。


专题上线时间:2014-02-18 最后更新时间:2014-02-18

如果觉得【2014货币政策展望】对您有用,请分享到您常用的网站,让更多人知道。我们需要您的支持。
客户服务
service
4000-555-182